个人资料

最新评论

  • 日志评论
  • 相片评论
暂时还没有日志评论

墨暖心笺的日志

《金陵十三钗》观后随笔

1 3467 次阅读 | 0 个评论 金陵十三钗  2011-12-18 16:45
分享到:
      不知道金陵十三钗五个墨字底下的the flower of war是不是它的英文译名,觉得这个多少有些浅薄了。人生如花般的年岁里要沐浴的不是青春的颂歌,初春的暖阳,不,远比这些残酷和晦涩得多上无数倍。至于她们是不是稚嫩,究竟又能懂得多少。WHO  CARES,因为销烟早已将怜悯和仁慈消化为绵延不尽的灰烬。将近三分之二的世纪却怎么也冲淡不了那场血流成河,浮尸遍野的军国主义人性尽失的荼毒。我们不得不一次次戴上沉重的心灵枷锁扯开历史的幕布。洒下悲愤的泪水来祭奠惨绝人寰的杀戮下的无辜亡灵。
      南京这座繁华起来歌舞升平,眉开眼笑,妖冶无度的旧朝遗梦,一旦被涤荡在动荡的浊流里,也同样是无力回天的,那些与古城一样久负盛名的秦淮女们又该何去何从呢?
      影片一开端便是浓重如雾霭的硝烟,观众也随即被拉进这浓得化不开的悲怆的历史氛围里。谁都知道这里面隐伏了重重的杀机,因而不敢去道破,可偏偏枪弹无情,铺天盖地地打破了沉默的僵局,接下来便是一群学生惊恐的夺路而逃。噼里啪啦的子弹像极了过年时节院子里几米之隔的鞭炮声,如在耳畔的真切,决绝地阻断了战士们仅剩的拿命去拼的残存希望。慢镜头定格了枪林弹雨中几个战士倒下去的姿势,第一处让我落泪的地方,是处于对生命的敬畏:他们为生命镶上了一道金边,才得以永垂不朽的。
      约翰本就是个异国的市井小商人,对此他也是心知肚明,所以他才固执得把有着慈祥面容的英格曼教父的照片翻转过去。也正是这个细节让我们了解了他内心向善的潜质。穿着神父教父的他,不久便明白过来自己是袒露在一场恶战里,以及他所被赋予的角色。当日本兵在教堂里追逐女学生时,本来企图躲在衣柜里手持那张写着身份的白布以自救的他,最终选择了双手抛下硕大的红十字旗,义正严词地训斥日本兽兵,从这个时候开始,他正式找到了自己的定位。一口回绝可以逃出南京的机会,是他已经无法从自己的使命中抽身出来的表征。
      金陵十二钗最初只是把这座天主教堂当成了栖身避难之所,过惯太平日子的她们是愿意把自己卷进这场冲突的。继续一味地搔首弄姿,胭肥脂厚,衣衫不整,粉饰着假象的太平。甚至她们认为这场战火是可以用女人的媚色来浇灭的。当一个国军军官背着一个奄奄一息的小战士下到地窖里,她们满目的鄙夷,吴侬软语的谩声抱怨不知有没有刺伤军官的耳膜,他最后牺牲在敌人的围追堵截里。与女学生的过节也随着战争的推进慢慢消融了。从开始的只为自保上升至为同胞敢于赴汤蹈火的义举,这并不是一个偶然,而是她们为自己正名的结果。她们放下了端着的交际花架子,回归到一个有善良之心的纯女性本体。挣扎固然是少不了的,有谁愿意断送自己的生命呢?不过是衡量得失之后,有些人认定死比生更有价值,然后欣然无悔。
       影片中多次出现彩绘玻璃窗被击穿飞散的特写镜头,在逼仄的战时环境里形成了极大的反差,营造出一种凄美绝伦的映像。偌大的教会礼堂最美丽的该是唱诗班动听的韵律。彩色玻璃不能幸免于难,如何不是对战争的控诉。最后秦淮女们摔得碎碎的镜子落地溅起的碎片,折射出一片耀眼的白光,宛如一粒粒水晶,透明灿然,很好地烘托出她们皎洁的巾帼气质。第十三钗乔治坚定地兑现对神父的许诺,颇有骨气的一个人物。那个日本军官弹着风琴唱《故乡》的片段让我想起了《the painist》里的德国军官,同样喜欢音乐,只是因了背景的不同,才造就出不同的结局吧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  • 前一篇:无
  • 后一篇:转出来的生活